中文 | English

菜单

搜索

手机网站

版权归乐通手机娱乐所有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武汉  鄂ICP备15005850号-1

微信小程序

乐通手机娱乐

>
>
>
一个深圳打败台湾

一个深圳打败台湾

来源:乐通手机娱乐
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
2019/02/03
浏览量
  台海网(微博)8月17日讯 台湾财讯457期刊文指出,13年前,深圳的人均GDP只有台湾的3分之1;13年后,深圳的人均GDP超过2万2000美元,超越台湾。和台湾同为制造重镇的深圳,倚靠着中国大陆市场,国际大厂帮忙练兵,技术突飞猛进,本土大企业崛起,人才亦开始汇集,当深圳抢进硅谷,争取第三波制造革命的商机时,台湾却毫无招架之力,我们会和深圳愈拉愈远吗?
  即使下雨依然燠热难耐,但位于中国深圳蛇口区的创意产业园区南海意库,短短两天,还是涌进2万人潮,挤爆占地一万多坪的南海意库。但让人意外的是,他们既不是来听演唱会,也不是来看大明星,他们是来参与一场硬体创新的活动”创客市集(Maker Faire)“。
  ”那2天还下大雨,不然参加的人更多,“主办创客市集的柴火创客空间发言人王英豪指出,两万名的游客是去年同样活动参与人数的10倍,远超过他们预期,”在深圳搞硬件(体)创业,是全民运动。“
  硅谷跳过台湾 新创公司和订单涌向深圳
  来参加活动的,不只是深圳人,还有为数不少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王英豪表示,柴火创客空间成立4年来,每1年都有好几个外国人,花1千多元人民币的月费,在柴火租场地,在深圳当地找创业伙伴、找供应链。他们大多是来自美国硅谷的年轻创业家。
  HWtrek创办人、台湾创意工场执行长王仁中经常往返台美之间,他指出,现在深圳市政府甚至直接进驻硅谷的育成中心,在当地接单后再把这些世界上最新、最有创意的订单,带回深圳制造。
  深圳积极向硅谷的新创公司招手,不可思议的是,有”制造王国“美誉的台湾,却竟然在这被业界称之为第三波硬体制造革命之中缺席!”台湾已经消失在硅谷创业者的世界地图上了,“王仁中忧心忡忡地说道,因为如今硅谷的创业家,都跳过台湾,去找深圳制造。这无疑是台湾制造业的一大警讯。
  视台湾为假想敌 人均GDP达二。二万美元
  其实一直以来,深圳都将台湾视为假想敌,不掩饰”超越台湾“的企图心。今年最新出炉的《关于深圳市2013年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报告明白指出,深圳发展在一三年已经实现历史性突破人均GDP(国内生产毛额)突破2万美元,达2.2万美元,”超过台湾,从此与亚洲四小龙并肩而行。“
  深圳常住人口不过1千多万人,约台湾人口一半,深圳土地面积也不过2千多平方公里,约台湾平原面积的4分之1不到,说人均GDP超越台湾,不尽完全合理,但不难看出深圳强烈的竞争野心。
  不可否认,深圳在过去十多年来,的确展现出迅猛的爆发力。如果把历年人均GDP拉出来看,深圳从2000年人均GDP只有5千多美元,约台湾的3分之1,但深圳一路快速成长,13间跳跃3倍不止,但同时期台湾仅成长四成多,”深圳速度“远超过”台湾速度“。
  深圳快速超车台湾,台湾尤其必须格外注意:因为深圳和台湾两地,就像是照镜子一般,彼此之间有着高度的相似性;因此,深圳本土企业抢下的每一笔订单,很可能就是台湾厂商失去的机会。
  众所周知,深圳和台湾产业都以制造代工业为主,高度重叠,若以制造为主的第二类产业来看,深圳和台湾各约占GDP比重的4成3、3成6,比率相仿;其次,深圳和台湾产业主体都以中小企业为主,深圳平均每一平方公里约有2百家以上的中小企业,密度之高,不但居全中国之冠,甚至比台湾都高出一筹。
  而且,深圳跟台湾一样,都是”移民社会“,原居深圳的本地人口不过几十万人,其余数百万居民都来自各省。”因为深圳大多都是移民过来,离乡背井,所以他们敢冲敢拚,变化速度也很快,“原先到深圳做家具,后来跨入LED产业的深圳台商协会会长张周源指出,”如果跟不上他们的脚步,一定死得很难看!“但台湾企业的”狼性“,却已渐渐磨光。
  剖析深圳的产业发展历史,和台湾一样多处相似。位在后海湾的深圳,从一个靠海吃饭的小渔村,到成为中国大陆第1个经济特区,靠北邻香港的地利优势、发展贸易,再到转型发展制造代工,成为山寨大城,一度全中国大陆的山寨手机,有七成以上在以深圳为中心的珠三角组装和销售,年产销量高达五亿支。
  说来吊诡,深圳能成为中国大陆山寨重镇,全球低价制造的代名词,还得拜台湾厂商如鸿海、联发科之赐。”常有人半夜在深圳富士康龙华厂的后门口站岗,等着收购鸿海不要的瑕疵品和脚边料,拿回自己工厂废物利用,“一名研究硬体制造业十多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笑说,”深圳今天的这群山寨供应链这么活跃茁壮,老实说,还不都是喝鸿海奶水长大的?“
  但如今深圳诞生出华为、中兴和腾讯等国际级的大型科技公司,早就不是吴下阿蒙,他们技术日进千里,已有迎头赶上台湾的架式。然而,把深圳业者从山寨军改造成正规军的操刀者之一,令人惊讶地也不是别人,正是台湾科技业的亲密战友—英特尔(Intel)。
  昔日台湾战友英特尔 成深圳升级推手
  场景来到位于深圳第2高楼地王大厦,第55层楼是英特尔深圳办公室。这间办公室视野绝佳,远方是水池环山的纯朴渔村,另一侧却是节比鳞次的办公大楼,站在窗边,便能一眼看尽深圳崛起的历史纵轴。
  事实上,英特尔不仅是一个目击者,它更是深圳此波超越台湾的影武者。”他们(英特尔)要增聘五百个员工,这栋楼肯定装不下。“深圳平板电脑制造商原道数码副总裁文和军说,英特尔在深圳大举招兵买马人尽皆知,现有两层楼的办公室空间已人满为患,正在与深圳市政府讨论成立规模更大的创新中心。
  一三年英特尔执行长科再奇(Brian Krzanich)上任后,马不停蹄连续拜访深圳,不但将年度讯息高峰会IDF移师深圳举行,高喊今年平板出货量要冲至四千万台目标;今年五月,英特尔更宣布和原本不屑一顾的中国大陆本土IC设计业者瑞芯微电子,签署深度合作协议,业界更盛传,英特尔原想砸钱并购瑞芯微,反而吃了闭门羹。
  瑞芯微是深圳白牌平板电脑处理器的主要供应商。本刊记者循线拜访超过十家当地白牌平板供应链业者,发现了英特尔在过去一年透过各种方式地毯式扫描了整个深圳平板供应链,并清楚对这些绿林好汉描绘美好愿景:”在PC时代,英特尔扶植了台湾的华硕、宏棋,现在轮到深圳出头了“。
  和英特尔同盟的微软也持同样看法。微软中国副总裁张永利直截了当说道:”当科技趋势从PC转移到平板与手机,深圳已经变成非常重要的生产基地。“这可不是空头支票,微软位于深圳南山区的亚洲硬件中心,负责微软全球超过3分之1的硬体开发工作。张永利还说,微软将持续加码对深圳投资。
  外商有志一同拚命讨好深圳。据了解,授权大厂安谋科技才刚搬到空间更大的新办公室,手机处理器霸主高通也早在两年前就要求主管搬到中国大陆就近服务客户,一位白牌手机老板喜孜孜拿出一张照片向记者炫耀:”这是高通副总裁与我的合照。“国际五星酒店集团争相开幕并推出企业方案,要抢食外商员工来深圳出差的住宿商机。
  英特尔在PC产业喊水会结冻,但在行动装置处理器领域却仅能勉强挤入前五名,就有好事者嘲讽英特尔,投资深圳根本只是在取暖。一位PC产业主管语带不屑地说:”99块美金的平板电脑,你敢用吗?“但山寨起家的白牌业者一点也不害怕被笑。
  ”这是我们的黄金机会。“最早开始生产搭载英特尔处理器平板电脑的方案业者天志伟业总经理王永志说道。天志伟业今年上半年出货近百万片英特尔方案公板。
  虽然英特尔祭出晶片免费的补贴方案,但要当阵前先锋,王永志仍然吃尽苦头。”我们的供应链完全被整理过一遍。“他说,初期惯用的深圳零组件业者全都不能用。他必须转向欧美大厂采购,不但拉高他的采购成本,更因为没有第二供应商,容易因单一品项缺货而卡死整条生产线,对于重视现金周转的白牌业者来说,风险非常高,和王永志同期投入的业者也都怨声载道。
  危机就是转机,英特尔决定亲自下指导棋,先找来通路业者大联大、世平帮忙备料;再找上白牌业者惯用的深圳供应链厂商,一家一家登门拜访谈合作,还主动派工程师到厂内协助。